当前位置: 首页 > >

心情美文散文

发布时间:

  一个人的浪漫一个人的浪漫是走过你走的路;一个人的浪漫是去过你去的地方;一个人的浪漫是听过你唱的歌。一个人想着另一个人。

?

  关于心情的散文美文篇一

  且听风吟

  从去年开始,有很长的一段时间,我似是在无谓的忙碌中,忙于生计,忙尘世间的一切琐碎。连我誓爱的书都没有太多时间翻看,连我钟爱的七弦古琴也快两年没碰一下了,更别说提笔写一段心语感悟。

  为了面包房子为了梦想,我俗到只想着一件事,赚钱!和世上的大多数人一样坠入欲望的深渊。每月的店租房租加每日三餐,身在外地,我不得不考虑一家老小衣食住行的所有花销。如同饥饿的流浪猫狗,一副狼狈相,整个人陷入一种深深的焦虑中。

  时光飞逝,这一年,春一晃而过,夏浑浑噩噩,秋无声无息,冬随着一场风的叹息而来。这一声叹息包含幽怨与疲惫,带着入骨的寒凉与杀气,似乎一夜之间四季便完成了交接仪式。当南窗的阳光性子变得温顺柔和,甚至有些含情脉脉让人感觉格外温暖亲切,我知道冬要来了。

  南方的十一月天气,秋风早已十面埋伏从四面八方包抄而至,我已无退路,卸甲仰天长叹:光阴如此无情,来不及道别,来不及回望一眼,一切已结束!这一年已*尾声,而我却一无所获。这么想的时候,心情低落到极点。常年栖居岭南小城,那一股潮湿如影随形,如挥之不去的乡愁,溢满房间的每个角落。透过时光的缝隙,岁月的藤蔓有盛开的喜悦也有凋零的伤痛。泪光盈盈处,那些如烟的往事逐渐模糊。

  中年以后你方明白,所谓成熟,就是你要*惯任何人的忽冷忽热,也要看淡任何人的渐行渐远。人生许多时候,你刻意要忘记的东西,如身上的某处刺青,偏偏隐密在你的潜意识里,常常在你意想不到的黑夜的梦里反复光顾。于是你总会做一个同样的梦,那梦幽魂一样追着你无处躲藏,纵然如何惊慌失措也无济于事。

  当惊醒的瞬间,你的魂魄又跌入另一种虚空,似被架在云端许久不得着陆一般,四周空荡荡双手无可依托。记不清做了多少个梦,记不清哪些是真实哪些是虚幻?日子一如寻常般的往复,只是有些东西改变了,有些东西消逝了,无可追寻亦无处可寻,比如容颜的苍老比如亲人的离去。还好有这梦境,可以穿越时空跨越距离,让这世间的一切不可能得以重逢圆满。并非所有的人都是我相见的,有时相见的人却偏偏不来,想忘记得偏又记得。

  人心看似强大,其实如此不堪一击,如这深秋的冷风一吹,那些落叶就全部缴械投降了。只是一场梦醒来,世界都变了,变得不留痕迹。睁开眼睛,世界似乎什么也没改变,只是季节变了,哦!风息了,又一个美好而阳光明媚的温暖天气。

  那天中央音乐学院的密友艳儿微信发来两段个人古筝弹奏视频,说:姐,我觉得你的气质很适合弹琴的。我心里苦笑,那可不是我多年的梦想?在一间雅室里,临窗摆着琴,青瓷香炉里焚一只檀香,旁边的博古架上有绿萝垂下柔长的藤蔓,案上有菖蒲苍绿生苔。当我的指尖音符缓缓流淌,泠泠之音袅袅回旋,或飞瀑流泉,或梧叶飘飞,或闲云出岫,或镜湖水月。而我的窗外也便四季变换,或冷梅清竹,或兰幽荷逸。

  是的,我的琴被冷落了这几年,琴弦都有些“生锈”了,以致调弦就废了半天周折。我是无师自通吗?自抄的琴谱与指法,打开古琴网视频教程,一切从头再来学起。或许我是有天赋的,如果坚持,我也能熟练弹几首曲子的吧。

  从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的散文里,看到这段文字:“去想无关紧要的事。去想想风吧。”于是阖上双眼,闭上心灵,只想风。吹拂过各种场所的风。温度各异、气味各异的风。我觉得的确有用。他说的不如道理,当一个人心情不爽或者倍感寂寞之时,那些无孔不入的风,或温柔或粗暴,便会来拯救你那颗麻木不仁的心。正如这四季不分的南方,时间和季节是混淆不清的,只有感受这风的温度与力度,你才会清晰的分辨冬还是夏。你才会被风吹醒,夏天终于结束,冬天快来吧!我的梦里也曾飘起过鹅毛大雪,像我小时候生活在北方一样的情景,只见漫天飘舞着大团的雪花,到处白茫茫一片。

  我走在朦胧飘飞的雪雾里,“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”,梦里的雪花那么轻盈!那么美!且听风吟,我要给自己一些时间,听风听雨,听灵魂深处的呼唤!

  关于心情的散文美文篇二

  听听那冷雨

  岁月如逝,不经意间又走到了冬季。而冬季在所有的季节里是为我所最不待见的,因为它的阴冷时常让人无法消受,更况且生命早已*惯了秋天的暖阳和惬意。是的,在一年四季里,我最喜欢的季节莫过于秋天,别的不说,单单就看到的绿肥红瘦而言,就足以让思绪飞舞起来。而南方的冬天,既缺少了北方那银装素裹的大气,又少了万里雪飘的粗犷豪迈,所以,面对整个冬季,我的生命诸如众多的昆虫一样,蛰伏在墙的一角或者窗栏底下,听听那天空里时不时飘落的’冷雨。



友情链接: